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佛系青年”現象的形成原因與引導策略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0-09

  摘    要:   “佛系青年”當前已經成為社會公共范疇內的熱點問題, 并成為青年群體亞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他們以只關注自身、淡然處世、不爭不搶為標簽, 將佛教理論中無欲無求的宗教主張進行加工和修飾并引用到自己身上, 迅速演變成一種新型生活方式和交際方式。本文立足“佛系青年”的群體特征和表現形態, 分析該現象產生的邏輯根源, 并由此提出有針對性的意見建議。

  關鍵詞: “佛系青年”; 亞文化; 生活方式; 群體特征; 價值觀;

  青年是國家和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柱力量。激發青年的創造性、積極性和創新活力,不僅能提高青年群體的社會融入程度,推動社會的進一步發展,更能發揮青年群體的引領和創新作用,營造充滿熱情、創意和活力的社會氛圍。而以無欲無求、一切隨緣、不爭不搶為口號的“佛系青年”則成為一種社會討論熱點。這些青年在現實生活中只關注自身,對外界事物采取漠然態度。這一現象下所隱含的亞文化特質是“喪文化”的延續和發展,并成為當前青年群體亞文化的典型表現形式。

  一、“佛系青年”現象的表征解讀:喪、反叛、逃避

  “佛系青年”最初是作為一種網絡流行語借助網絡社交平臺而迅速發展起來的,其基本含義引用了佛教所主張的空、虛、無等理論,簡單理解即為無所謂,怎樣都行,看開看淡,一切隨緣的生活態度。在網絡世界中流行這樣一副“佛系青年”的自畫像:一個青年人身穿僧衣,端坐在蓮花臺上,左右各有兩個大字—“佛系”,青年。蓮花臺兩側則分別寫著慈愛、寧靜。青年人表情固然祥和淡定,但眉眼間卻含有嘲諷和戲謔之意。“佛系”一詞最初源于日本,某雜志將只關心自己興趣愛好,保持熟悉生活方式,沒有時間也不愿意因談戀愛而消耗時間和改變生活現狀的青年男子稱為“佛系”男子[1]。隨著互聯網的快速傳播,“佛系”一詞迅速進入我國,并在社交媒體中發展成為討論熱點,由此引發了“佛系青年”“佛系追星”“佛系生活”等一系列網絡詞語。

  在當前的網絡世界中,“佛系青年”一般有兩種理解意義,一種是對特定生活態度、生活方式青年群體的統稱,另一種則是青年群體的一種自嘲行為,強調一種在現實生活重壓之下的自我減負。因此,“佛系青年”文化既可以看作部分青年群體的精神家園,也可以看作部分青年群體的精神鴉片。“佛系青年”現象引起了學術界和社會范圍內的廣泛討論。

  1.“喪文化”的延伸和發展

  “喪文化”是在“80后”“90后”沉重的工作、生活壓力中誕生的一種社會現象。工作任務重、經濟壓力大、賺錢困難、房價居高不下等生活現象締造了“喪文化”,部分青年企圖從“喪文化”中獲得自我救贖。尤其是對于“90后”“00后”的年輕人,現實生活中因學業、家庭、事業以及情感的不順帶來的打擊和挫折會讓他們失去希望和目標,陷入失望、頹廢的泥沼中。“喪文化”有多種表現形式,其中以“廢柴”“葛優躺”的自我調侃為典型代表。“喪文化”的流行是新媒體時代青年亞文化的一個典型縮影,代表了青年社會心態的群體焦慮。以“葛優躺”為例,這張來自20世紀90年代的電視劇照片迅速在互聯網平臺上爆紅,圖片上的人物儀表糟糕,表情呆滯,行為舉止惹人鄙夷和厭棄,宛如靈魂出竅,癱瘓一樣斜躺在沙發上。這張圖片本身帶有強烈的諷刺意味,代表著對游手好閑、無所事事、坐享其成的生活態度和生活狀態的嘲諷和鞭撻[2]。然而在互聯網平臺中,眾多青年卻興起了追風和模仿“葛優躺”的熱潮,甚至將其作為自己生活的一個重要標簽,向主流所提倡的健康、積極、向上的生活精神提出質疑和對抗。
 

“佛系青年”現象的形成原因與引導策略
 

  “佛系青年”現象的誕生是“喪文化”的一種延續,兩者互相補充,互相影響。“佛系青年”中的“佛”和“葛優躺”背后所代表的頹廢、憂傷、慵懶、不思進取有邏輯上的內在關聯。需要指出的是,“喪文化”強調的也不是完全的喪,徹底的喪,而是表面喪,內心不喪。部分青年群體自稱“佛系”,實則是在巨大生活壓力下的一種調侃和自嘲,并借此進行自我娛樂和精神紓解。因此,這部分青年無論是自稱“喪”還是自稱“佛系”,本質都是在終日疲憊的生活道路上暫時停歇,以自嘲的精神獲得片刻的心靈寧靜之后再次輕裝上路。

  2. 對傳統主流文化的消解和重構

  和“喪文化”同源的“佛系青年”現象本質上是對傳統的主流精神態度的一種反諷、抵抗和挑戰,因此,也構成了對傳統主流文化的消解和重構。

  “佛系青年”的主體為90后、0 0后青年,這是被冠以“叛逆”、“怪異”標簽的一群人。他們出生和生活在社會轉型劇變時期,新媒體誕生并繁榮發展,互聯網技術推動社會、世界日新月異,科技發展促使生活更加便捷,而社會的飛速進步也帶來了巨大的生活壓力,尤其是生活成本的不斷提高,工作競爭的日益加劇,社會階層的相對固化,從社會低階層通往上層的空間逐漸變得狹小[3]。越努力越幸運,積極向上、團結奮進的生活和工作口號越來越難以在青年群體中喚起共鳴,甚至引發青年群體的反感和抵觸,因此,也就出現了與之完全相反的“差不多是個廢人了”“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輕松”“都行,都可以,沒關系”等口號。

  一是漠視人生理想,忽略個體責任。“佛系”現象所強調的無欲無求反映了這部分青年缺乏動力,在工作、學習和生活中不爭不搶,不在乎輸贏的心態,沒有積極向上的人生目標,在學習中分數靠天意,考試隨緣,只要不墊底就心滿意足;在工作中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這種慵懶的人生態度折射的是青年群體漠視人生理想,缺乏個體責任感的心理狀態。二是社會責任意識、家國意識薄弱,缺乏使命感。中國傳統主流文化中強調集體利益大于個人利益,提倡為集體犧牲自我。盡管在互聯網時代,個人意識覺醒和發展一定程度上對這種傳統主流觀念造成沖擊,但是集體意識在中國人的觀念和思想中仍舊根深蒂固。“佛系青年”現象對傳統觀念中的社會責任主體,家國意識和家國使命感造成巨大的沖擊和顛覆。無論是馬克思主義還是傳統主流文化都強調個人在社會中應當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承擔其應盡的義務和責任。而“佛系青年”則強調一切都無所謂,一切看天意的生活態度,在涉及法律、道德等原則性問題時,“佛系”觀念有可能造成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崩塌,甚至整體社會責任感的缺失。

  另外,“佛系”亞文化誕生之初強調的就是關注自我,將自己的興趣愛好放在首位,所有事情都按照自己的喜好進行,一切順其自然。這種所謂的“佛系”態度表面上是將一切都看淡,不爭不搶,實則是對現實責任的逃避,甚至是將個體從家國這個集體中剝離出來,在“佛系”態度的影響下,部分青年人的家庭觀念不僅日漸淡漠,甚至對國家、民族的意識和感情也逐漸淡薄,國家如何發展、民族如何進步都是于己無關的事情,何必庸人自擾。

  二、“佛系青年”現象的生成邏輯:壓力、需求和逃避

  1. 社會重重壓力,高層次需求難以得到滿足

  作為時代發展的產物,亞文化的產生往往和外部社會因素息息相關。“佛系青年”亞文化就是由社會發展中的巨大壓力催生而來的。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在經濟、文化、政治上都進入迅速發展時期,同時也面臨著振蕩的社會轉型劇變,尤其是隨著科技的飛速發展、經濟財富的迅速累積,人們的工作、生活都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代青年群體主要以“90后”“00后”為主,他們生長在和平時期,物質生活比較優越,因而他們對工作、生活的需求和父輩、祖輩有著截然不同的特點。

  根據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人的社會需求按照從低到高分為五個階段:生理、安全、社會交際、尊重和自我價值需求。社會的飛速發展,物質財富的積累促使人們的社會需求從低級需求向高級需求進發,從一日三餐、衣食住行到獲取尊重、愛、關懷以及實現個人價值進行轉變[4]。而社會重重壓力,需求實現的不均衡很容易讓青年群體感受到挫折和打擊,當看到他人獲取更高層次的需求時,往往會感到羨慕、嫉妒,對自己感到失望、不滿。多種情緒的交疊、累積給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重重壓力下,這些青年會故意以超然脫俗、放下一切、不爭不搶的生活態度來麻痹自己,這種心態的回歸會促使人們降低對需求的要求程度,適當放低目標和期望,給自己留下更大的喘息空間,從而將自己從壓抑的狀態中適當解放出來。如,當一個青年員工升職無望的時候往往會悲觀、失望,對其他人感到嫉妒,經歷過心理狀態的自我折磨后,他會適當地降低對自己的要求,以工資隨緣、升遷隨緣的心態給自己適當減壓。

  2. 多元文化思潮沖擊下的價值觀紊亂

  社會的轉型往往面臨社會思潮的巨變,在多元文化的沖擊下,傳統主流文化的影響力在不斷受到挑戰,西方文化和思潮借助高新技術的便利性進行更大范圍的傳播。以后現代主義為例,它強調對傳統文化、思潮的解構和重建,和互聯網時代的去中心化、去權威化有著內在一致性。青年群體在這種思潮的影響下,更加強調關注自我,關注內心,崇尚自由和解放,自然而然地對傳統主流文化思潮產生質疑和反叛。如,當前的網絡媒體平臺中經常出現這樣兩句流行語:“人艱不拆”“活在當下”。這兩句流行語可以很好地解釋“佛系青年”的心理狀態。正是因為人生艱難所以要活在當下,避免庸人自擾。在這種背景下,青年群體往往向往個人在思想和行為上的解放,渴望從傳統主流文化視域下解脫出來,不承擔家國使命、社會責任、道德義務等,只享受當下的生活,真真正正徹徹底底地為自己而活,甚至主動驅逐和逃避遠大的人生理想,卸下家庭、社會所寄予的期望。

  3. 網絡媒體提供平臺,從眾心理推波助瀾

  “佛系青年”現象的形成和發展可以說是時代背景的產物,是青年群體社會心態、價值觀混亂的產物,更可以說是網絡媒體推動下青年從眾心理的產物。新媒體的出現和廣泛應用,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促使當下青年群體成為社交軟件、網絡平臺使用的主體力量。網絡在青年群體的生活中占據著重要分量,從多個層面影響和改變著他們工作和生活的方式,網絡平臺、社交論壇和社交軟件就成為青年群體交際、溝通的重要精神家園。各種基于網絡而發展起來的亞文化也會迅速在青年群體中傳播起來,并獲得廣泛的支持和參與。“佛系青年”亞文化正是典型代表,“佛系”男子一詞最初是從日本雜志誕生的,在日本的社交網絡中得到廣泛推崇和追隨,之后借助網絡媒體傳入中國,并在論壇、微信公眾號、微博平臺等地方迅速傳播。網絡媒體上的新穎信息往往更容易吸引青年人的目光,在獵奇心理、從眾心理的推動下,人們或自發地或被動地以“佛系青年”自居,一部分人從內心真正認可自己為“佛系青年”,另一部分人對這一群體并不完全認可,而是出于追趕潮流的心理主動向這一群體靠攏,因此,“佛系青年”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廣泛,并借助傳統媒體、網絡媒體的推波助瀾,發展為一種青年亞文化[5]。

  4. 青年群體張揚個性的群體特征

  除了外界因素的影響外,以“90后”“00后”為主的青年群體本身就具有張揚個性、反叛傳統的群體特征,他們面臨著較為特殊的成長環境,一方面在傳統文化的慣性之下,大部分家庭比較傳統,或采用比較傳統的處世法則,青年群體在這種家庭教育氛圍下成長,而家庭所教會他們的傳統規則下的合理合法途徑并不能幫助他們完全改變自身境遇,實現人生的重大突破和成功,尤其是階層的固化讓他們發現突破自身身份、階層的限制越來越難;另一方面社會輿論又主張和強調個性張揚,青年人普遍喜歡標新立異、與眾不同的新事物,但他們并不具備足夠的勇氣以徹底、完全突破和顛覆傳統規則。家庭世界和社會世界的矛盾、沖突造成青年自我角色定位、自我意識上的矛盾沖突,他們既遵循著傳統,又渴望突破傳統,同時又享受著傳統規則帶給他們的安全感和穩定感。因此,青年人普遍經受著是追求還是逃避的精神撕裂,在無法得到肯定答案的情況下,他們轉而沉溺在對當下現實生活的享受中,將是非成敗看作過眼煙云,既然無力突破,那就順其自然,無欲無求。

  三、“佛系青年”的引導策略:保留、還俗、入世

  1. 正確理解,辯證看待,期待自我消解

  引導青年走出“佛系”現象,不妨用同樣“佛系”的態度去處理。這里的“佛系”并非指不管不問,而是指理性看待,辯證分析。在當前的“佛系”亞文化中,有兩種文化內涵,一種是消極的,不爭不搶,不管不問,將一切交給未知,只關注當下生活,只關注自己內心喜好。另一種則是表面“佛系”,內心并不“佛系”。這一群體自稱“佛系青年”更多是一種自嘲行為,借助自嘲緩解精神壓力,適當降低目標,理性自我角色定位,消解對其他成功者的嫉妒,對自己的憤懣、失望。另外,在引導“佛系青年”時要辯證看待青年群體所處的時代背景、社會環境以及家庭世界,辯證看待青年群體的迷茫、反叛特征,正確看待社會壓力給青年人帶來的心理失衡和心理敏感。誠然“佛系青年”亞文化是一種整體比較消極的思潮,不應當任其發展、不管不問,但是也應當看到“佛系”亞文化中積極的一面,強調關注自我,活在當下,做好自己未嘗不是一種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6]。尤其是傳統主流文化,應適當營造寬容的輿論氛圍,要相信青年人有自我糾錯能力,給青年人自我糾錯的空間。

  2. 搭建多層次平臺,喚醒青年的自我意識

  自我意識強調的是站在外界的立場上對自我進行審視,這是人類特有的心理屬性,更是人類智慧、思想的來源,是人區分自我、外界世界的能力基礎。“佛系青年”宣傳的“佛系人生”看似帶有宗教的超然脫俗,然則本質上是對現實的逃避和無奈,是一種精神麻痹手段,是青年群體從傳統規則下的“你應該”,主動轉變為“你想要”的新型生活態度。要想避免部分青年人對“佛系”文化的過度沉迷,需要社會上構建多層次的引導平臺,以激發青年人的多層次追求,其中最為重要的則是喚醒青年人的自我意識。

  一是客觀認識自己。正如前所述,“佛系”亞文化誕生、形成和發展與青年群體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相關,尤其是在追求高層次需求時遭遇挫折更容易刺激他們轉入虛無的“佛系”尋求自我安慰和自我麻痹。因此在構建引導平臺時,首要一點是讓青年人認清“我”是誰,分析“我”具備什么能力,處在什么階段。這種自我意識覺醒不僅能讓青年人認清自我,更容易讓他們降低目標,減少從眾、跟風心理,減少其他人成功的刺激,從“佛系”心理的被動關注自我轉為主動專注自我。

  二是適當激發欲望。社會進步是需要欲望的,有欲望才有前進的動力,而“佛系青年”現象則是在重壓下忽略欲望,強調內心的無欲無求,這是基于重壓的一種應激反應,因此建立針對青年的引導平臺,要適當地激發欲望。即青年人可以享受和追求簡單的滿足感和幸福感,但是這種超然的態度是建立在付出基本的努力之后,而非無所作為基礎上的超然。適當激發青年人的欲望,保持他們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對人生價值追求的決心和信心,促使他們從消極的超然轉變為出世的超然。

  三是國家、社會應加大對青年群體的支持力度,建立幫扶機制。“佛系青年”現象的產生與社會轉型、社會矛盾沖突、社會貧富差距過大、社會階層固化以及社會道德淪喪等問題息息相關,尤其是房車壓力、婚姻壓力、學業壓力促使更多青年借助“佛系”文化來發泄苦悶,表達不滿。所以國家應該重視青年群體的相關訴求,如借助社會公益力量開展社會心理講座,借助新聞媒體輿論宣傳引導關注青年群體心理狀態,宣傳正確的家庭教育理念,宣傳多樣化的人生成功理念,政府也可以提供多種方式幫助青年群體解決就業、學業壓力,營造相對公平的社會競爭環境[7]。

  3. 借助傳統主流文化教育,強化青年群體的社會責任意識

  理想信念是青年人生的動力和開關,沒有理想的人生容易喪失目標,逃避責任,喪失動力,最終導致道德世界和精神世界的荒漠化。引導“佛系青年”要讓他們擺脫無所謂的態度,承認和肯定生活和工作中的有所謂。

  一是努力增強青年的責任意識。在學校教育中可以針對高校大學生進行相關的主流文化教育,引導大學生認清自我,并明確大學生群體的社會角色定位,在社會、國家和民族發展中的作用和價值,通過課程教育引導大學生接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二是在社會輿論中要適當加強對“佛系”文化的引導和宣傳。青年群體中有非常強烈的從眾心理,一旦一種現象或亞文化形態能引發一部分群體的心靈共鳴就容易一呼百應,在互聯網內發酵式傳播。新聞媒體則可以利用互聯網平臺對“佛系”文化進行理性剖析和解讀,分析引起該現象和文化形態的社會心理因素,并剖析“佛系青年”的群體特征以及對現實生活的影響。如,針對“佛系青年”進行理性劃分,真“佛系”則傾向于消極、避世的生活態度,假“佛系”則傾向于青年群體的自我安慰、自我嘲諷和自我解壓,媒體可以借助剖析假“佛系”,走進青年群體的生活中,努力對他們產生積極的心理暗示。

  三是創新傳統主流文化教育的形式。“佛系青年”的不關注、無所謂某種程度上是對傳統主流文化、傳統家庭世界和社會世界的一種無聲抵抗和挑戰。尤其是在沉悶刻板的教育氛圍中,“佛系青年”會以一種軟磨硬泡、超然脫俗的心態對抗傳統主流文化賦予的沉重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基于這種情況,傳統主流文化教育,尤其是關于家國教育、歷史使命和社會責任感的教育,可以適當擯棄單向的灌輸式教育理念,以平等、自由和開放的教育理念和青年群體形成對話,如,號召努力工作,積極進取不再單純的是為國家做貢獻,為民族復興出一份力,同時強調青年個體通過工作獲取尊重、信任以及物質回報,以個人的努力推動社會的進步。這種將個人利益和集體利益相結合,互相融合的平衡教育手段,將促使青年在寬松的環境中進行自我角色定位,認清和主動承擔個人的社會責任、家國使命[8]。

  4. 通過挫折訓練,加強責任感培養,提高抗壓能力

  某種程度上,“佛系”亞文化可以說是青年群體面對社會角色期待而產生的一種回避心理,這其中除了越來越沉重的生活壓力、工作壓力,以及不斷積累的生活成本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則和青年的抗挫折心理有關。“90后”“00后”群體普遍生活在物質生活較為優越的年代,對于戰爭、貧窮缺乏親身感受,往往只停留在感性材料了解上,對真正的苦難認識不夠。而物質生活的豐富又進一步抬高了他們對工作和生活的期待,一旦達不到目的,則很容易產生消極避世的心理。所以針對“佛系青年”的引導可以通過開展挫折訓練,以磨煉青年群體的意志品質。

  挫折教育在筆者看來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一是用真正超然心態取代消極的超然心態,在品嘗過真正的苦難之后,很多人才會明白生活遠沒有他們以為的艱難。對“佛系青年”的挫折教育是帶領他們體味人生真正的苦澀,如,當代大學生物質生活相對豐富,高校可以開展相關課程,引導他們了解不同時期人們的生活,了解物資匱乏時代下人們工作和生活的方式,加深青年對生活的理解,將自我從狹隘的悲觀情緒中解放出來,更容易讓青年體驗到幸福感。二是引導青年正確看待挫折。挫折并不代表一生的成敗,只代表一時的得失,養尊處優的生活容易讓人受到挫折時消極懈怠,只有正確看待挫折,善于從失敗中總結經驗才能將逆境化為人生的財富。當前青年群體生活在前所未有的物質財富和安逸生活中,對挫折缺乏理性認識,一旦遭受挫折容易對自己喪失自信,從過度自信迅速進入自我懷疑、消極頹廢,為規避以后挫折的到來,為自己以后的失敗挽回面子,找回自尊,會要求自己進入一種完全無所謂、不積極爭取的心態中,這種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式的心態催生出了“佛系”文化。所以針對青年群體的挫折教育是要引導青年群體分清一時挫折,并善于從挫折中總結原因,以實際行動規避下一次挫折的到來。

  總之,青年群體是社會進步、國家發展的主體力量之一,社會的發展需要青年群體在競爭壓力下不斷釋放創新力、創造力和行動力。而“佛系青年”現象的產生則一定程度上對青年群體的創新、創造力以及活力造成消解,對社會責任感、集體意識、家國使命等造成巨大沖擊,并為享樂主義、虛無主義、奢侈主義等消極思潮的泛濫提供了載體。因此,探析“佛系青年”現象的生成邏輯,從社會壓力、群體、價值觀、文化碰撞等多個層面剖析“佛系青年”形成和發展脈絡,并據此提出有針對性的解決策略,開展多樣化引導機制,不僅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青年群體的工作、生活壓力,更能引導“佛系”亞文化從消極走向積極,和主流文化從排斥走向融合。

  參考文獻

  [1]第天驕.“佛系青年”的價值困境及其超越[J].北京青年研究, 2018 (4) :16-22.
  [2]李芳英.“佛系青年”背后的社會心態剖析[J].廣西青年干部學院學報, 2018 (6) :1-5.
  [3]倪翠.當代“佛系青年”現象的成因與對策分析[J].現代經濟信息, 2018 (36) :382, 384.
  [4] 耿海霞.高校“佛系青年”文化現象及其背后折射的青年思想動向研究[J].環球市場信息導報, 2018 (41) :162-163.
  [5]張志堅.青年“佛系”現象的透視與解讀[J].青少年學刊, 2018 (4) :3-7.
  [6]吳建宏.“佛系”青年現象的本質及其出路[J].寧波教育學院學報, 2018 (4) :115-117, 133.
  [7]郭雪.青年群體的“佛系”現象分析及其引導策略[J].普洱學院學報, 2018 (5) :25-30.
  [8]葉穗冰.當代中國“佛系青年”價值觀初探[J].理論導刊, 2018 (8) :63-67.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vr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