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濟寧市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因素的關系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0-09

  摘    要: 目的:比較非獨生與獨生子女中學生心理健康狀況的差異, 探討影響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的家庭因素, 為改善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狀況提供理論依據。方法:采用多階段抽樣方法, 對濟寧市1005名中學生進行問卷調查, 問卷包括一般情況、癥狀自評量表 (SCL-90) 、家庭親密度與適應性量表 (FACESⅡ-CV) 、父母教養方式評價量表 (EMBU) 等。結果:1005名中學生中有483名 (48.1%) 為非獨生子女, 522名 (51.9%) 為獨生子女。非獨生子女在強迫、焦慮、人際關系、抑郁、敵對、精神病性各因子得分及總分均高于獨生子女 (t=2.717, 3.139, 2.219, 2.382, 2.224, 2.002, 2.278;P<0.05) 。非獨生子女SCL-90得分與家庭親密度、適應性得分得分呈負相關 (P<0.01) ;與父親和母親懲罰嚴厲、拒絕否認、偏愛被試呈正相關 (P<0.01) ;與父親過分干涉、過度保護呈正相關 (P<0.01) ;與母親情感溫暖理解呈負相關 (P<0.01) 。家庭因素對非獨生子女SCL-90得分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顯示, 母親情感溫暖理解是保護因素 (P=0.007) , 父母拒絕否認是危險因素 (P<0.01) 。結論:非獨生子女比獨生子女存在較多心理問題, 如強迫、焦慮、抑郁等, 非獨生子女的心理健康與家庭環境和父母教養方式有關, 父母的理解和情感溫暖有利于非獨生子女中學生心理健康發展。

  關鍵詞: 非獨生子女; 獨生子女; 青少年; 心理健康; 教養方式;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difference of mental health between the non-only-child and the only-child in middle school students, and explore family factors affecting mental health of the non-only-child, in order to provide theoretical basis for improving the mental health status of non-only-child.Methods:A total of 1005 middle school students in Jining were selected by multi-stage sampling method, and to be measured with SCL-90, FACES II-CV and EMBU.Results:Among the 1005 middle school students, 483 (48.1%) were non-only-child, and 522 (51.9%) were the only one child.The non-only-child students got higher scores in compulsion, anxiety,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depression, hostility, psychotic factors and total scores than those of only child (t=2.717, 3.139, 4.219, 2.382, 2.224, 2.002, 2.278;P<0.05) .SCL-90 scores of non-only children were negatively correlated with the scores of family intimacy and adaptability (P<0.01)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be severely punished, refused, denied, and be favored by their fathers or mothers (P<0.01) ,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father's excessive interference and protection (P<0.01) , and negatively correlated with mother's understanding of emotional warmth (P<0.01)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family factors on SCL-90 scores of non-only children showed that mothers' emotional warmth, understanding was protective factor (P<0.01) , and parents' denial were risk factors (P<0.01) .Conclusion:Non-only-child students have more psychological problems than the only-child, such as compulsion, anxiety, depression, etc.Non-only-child middle school students have some psychological problems, such as depression, anxiety, obsessive, the mental health of non-only children is related with family environment and parental rearing patterns, and parents' understanding and emotional warmth will be benefit for the mental health of non-only-children.

  Keyword: Non-only child; Only child; Adolescents; Mental health; Parenting style;

  我國自20世紀70年代推行計劃生育政策以來, 獨生子女所占比例越來越多, 已成為青少年的主體 (尤其是城市) 。隨著二胎政策逐漸放寬, 家庭結構和家庭關系悄然發生改變, 眾多經歷“獨生子女”逐漸演變為“非獨生子女”, 而該時期“非獨生子女”在適應家庭結構變遷中暴露出的各種心理問題日益受到社會關注, 近年來也有一些學者的研究結果表明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狀況不如獨生子女[1-2]。青少年時期由于身體發展迅速, 心理發展尚不成熟, 其心理健康受到多方面的影響, 其中家庭因素起主導作用, 家庭環境、父母教養方式、家庭成員間的關系等對青少年心理健康狀況都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3]。本文以濟寧市三所初級中學的學生作為研究對象, 旨在了解濟寧市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狀況, 探索家庭因素與其心理健康的關系, 為改善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狀況提供理論依據。
 

濟寧市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因素的關系
 

  1、 對象與方法

  1.1 、對象

  采用多階段抽樣方法, 從濟寧市3所學校初一、初二、初三3個年級各隨機抽取2個班, 所抽中班級的全部同學為研究對象, 共發放問卷1050份, 收回有效問卷1005份 (95.71%) 。其中, 男生501名, 女生504名, 483名 (48.1%) 為非獨生子女, 522名 (51.9%) 為獨生子女。非獨生子女中, 排行老大的有362名 (74.9%) , 與兄弟姐妹相差4~6歲265名 (54.9%) 和7~9歲169名 (35.0%) 所占比例最大。調查對象中有80名 (7.9%) 家里有即將出生的弟弟妹妹, 有402名 (40.0%) 表示不想要弟弟妹妹, 見表1。

  表1 非獨生子女與獨生子女在性別、年級、 年齡的比較 (x?±s, n)
表1 非獨生子女與獨生子女在性別、年級、 年齡的比較 (x?±s, n)

  1.2、 方法

  1.2.1、 自編一般情況調查表

  包括個人及家庭基本情況, 如性別、年齡、年級、戶籍、是否獨生子女、父母職業及文化程度等。

  1.2.2、 癥狀自評量表 (SCL-90)

  共90個項目, 各項目按照自覺癥狀由輕到重采取1~5級評分, 評分越高, 表明心理健康問題越嚴重。共包括軀體化、強迫癥狀、人際關系敏感等10個因子, 各因子效度系數0.77~0.99[4]。

  1.2.3、 家庭親密度與適應性量表 (FACESⅡ-CV)

  包括30個項目, 每個項目采用1~5級評分, 主要評價親密度和適應性兩方面的家庭功能, 得分越高說明家庭功能越好, 該量表的內部一致性系數為0.68~0.85[5]。

  1.2.4、 父母教養方式評價量表 (EMBU)

  采用中文修訂版, 共66條目, 子女通過回憶評價父母的教養方式, 包括父親6個因子 (情感溫暖理解、懲罰嚴厲、過分干涉、偏愛被試、過度保護、拒絕否認) , 母親5個因子 (情感溫暖理解、過干涉過保護、拒絕否認、懲罰嚴厲、偏愛被試) , 每個條目包括“從不、偶爾、經常、總是”4個等級進行1~4級評分, 重測信度為0.58~0.82。

  對調查人員統一培訓, 學校領導和班主任協助進行現場調查, 調查對象現場完成問卷, 當場收回。

  1.3、 統計處理

  數據采用Epidata 3.1軟件雙人錄入, SPSS 20.0統計軟件進行數據分析, 分析方法包括統計描述、兩獨立樣本t檢驗、Pearson相關分析和多元線性回歸分析等。

  2、 結 果

  2.1、 兩組中學生SCL-90各因子得分比較

  非獨生子女在強迫、焦慮、人際關系、抑郁、敵對、精神病性各因子得分及總分均高于獨生子女, 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見表2。

  表2 非獨生子女與獨生子女SCL-90各因子與 總分的比較 (x?±s)

  2.2、 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因素的相關

  將非獨生子女SCL-90各因子得分、總均分分別與家庭親密度與適應性、父母教養方式各因子得分進行Pearson相關分析, 其中強迫、偏執、人際關系、抑郁、敵對、精神病性各因子得分和總均分與家庭親密度、適應性得分呈負相關;SCL-90各因子得分和總均分與父親和母親懲罰嚴厲、拒絕否認、偏愛被試呈正相關, 與父親過分干涉、過度保護呈正相關, 與母親情感溫暖理解呈負相關, 見表3。

  2.3、 家庭因素對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狀況影響的多因素分析

  以非獨生子女中學生的SCL-90總均分為因變量, 以家庭親密度與適應性、父母教養方式得分等作為自變量, 進行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進入方程的變量按照對因變量的影響大小依次為父親拒絕否認、母親拒絕否認、母親情感溫暖理解, 其中母親情感溫暖、理解與SCL-90總均分呈負相關, 父母拒絕否認與SCL-90總均分呈正相關, 即母親情感溫暖理解得分越低, 父母拒絕、否認得分越高, 非獨生子女SCL-90總均分越高。擬合的回歸方程, 調整后, 即這3個變量能夠解釋非獨生子女SCL-90總均分變異的32.5%, 見表4。

  表3 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因素的相關 (r)
表3 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因素的相關 (r)
表3 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因素的相關 (r)

  表4 家庭因素對非獨生子女中學生SCL-90得分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表4 家庭因素對非獨生子女中學生SCL-90得分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3、 討 論

  本研究調查對象中非獨生子女占48.1%, 其中排行老大所占比例最多為74.9%, 7.9%的研究對象表示家里有即將出生的弟弟妹妹, 有部分獨生子女即將轉變為非獨生子女, 40.0%的研究對象表示不想要弟弟妹妹。這提示我們, 父母在決定要第二個孩子之前, 要做好第一個孩子的教育引導工作, 有了多個孩子之后, 不要忽略對第一個孩子身體和心理的照顧。

  本研究中, 非獨生子女在強迫、焦慮、人際關系、抑郁、敵對、精神病性各因子及總分高于獨生子女, 表明非獨生子女存在較多的心理健康問題, 與劉振紅、詹啟生等人[1,6-8]的研究結果一致。有研究提出, 非獨生子女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同胞競爭效應”, 即經歷“獨生子女”階段的孩子, 通常在其弟弟妹妹出生之后, 發生的病理性嫉妒[9-10]。由于他們擔心失去父母的關愛, 害怕被父母忽視, 表現為強烈的緊張、焦慮、抑郁等的情緒反應, 及相應的人際交往減少, 對弟弟妹妹或父母有敵意等行為。盡管父母對所有孩子的愛是公平的, 但喪失掉“獨生子女”優越感的孩子, 需要父母給予關注和重視, 以陪伴孩子共同適應新的家庭關系。

  本研究顯示, 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親密度、適應性得分呈負相關;與父親或母親懲罰嚴厲、拒絕否認、偏愛被試、過分干涉、過度保護呈正相關, 與母親情感溫暖理解呈負相關。這表明家庭環境相對民主和寬松, 家庭成員間關系融洽和諧、有效溝通, 孩子能夠更多地感受到父母的關愛和家庭的支持, 有利于非獨生子女的心理健康。父母的教養方式會影響非獨生子女的心理健康, 與梁友芳、余學[11,12]等研究結果一致, 父母拒絕否認、父親過度保護可以導致子女產生心理問題。因此, 非獨生子女父母需要重視家庭教育, 及時識別孩子的心理矛盾, 尊重孩子、增加陪伴、給與建議和鼓勵, 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 從而改善孩子的心理健康狀況。

  家庭環境對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狀況的多因素分析顯示, 母親情感溫暖和理解可以促進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 而父母拒絕否認則不利于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的發展。青少年處于身心發展的關鍵時期, 極度渴望得到尊重理解和支持, 家庭成員間尤其是父母給予的關愛、理解和支持可以給青少年所需要的安全感, 在他們遇到問題和困難的時候得到安慰和支持[13-14]。多子女家庭中, 特別當弟弟妹妹剛出生后, 頭胎孩子往往會被不同程度地忽略, 而父母的拒絕和否認, 則可能讓敏感期的孩子對父母或兄弟姐妹出現更多的敵對, 感受到更多的孤獨感。非獨生子女家庭經濟壓力和家庭事務會更多, 在孩子遇到困難困惑時,父母如能夠及時觀察到孩子的情緒的變化,理解支持孩子并給予心理疏導,在很大程度可以避免不良情緒的進一步發展,良好的家庭氛圍有利用子女的身心健康發展。

  非獨生子女比獨生子女存在較多心理問題,如強迫、焦慮、抑郁等,父母的理解和情感溫暖有利于非獨生子女中學生心理健康發展。

  本次研究顯示非獨生子女比獨生子女存在較多抑郁、焦慮及強迫等心理問題,非獨生子女心理健康與家庭環境和父母教養方式有關,這提示我們,非獨生子女家庭的父母對待每個孩子應一視同仁,關注孩子的心理變化,非獨生子女家庭應注重營造溫暖融洽的家庭關系,鼓勵兄弟姐妹之間的合作意識,強化其伙伴和榜樣的力量,從而提高子女的心理健康狀況。

  參考文獻

  [1]劉士儒, 苗瑞菁.新疆石河子市中小學生抑郁癥狀及影響因素[J].職業與健康, 2018, 34 (9) :1258-1261
  [2]張曉娟, 蘆珊, 劉松濤, 等.不同年齡段青少年同胞關系的調查[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 2018, 26 (2) :305-308
  [3]李玖玲, 陳星, 趙春華, 等.青少年適應性與抑郁癥狀關系[J].中國公共衛生, 2017, 33 (5) :806-809
  [4]戴曉陽.常用心理評估量表手冊[M].北京:人民軍醫出版社, 2010:13-16
  [5]汪向東, 王希林, 馬弘.心理衛生評定量表手冊[M].北京:中國心理衛生雜志社, 1999:142-149
  [6]劉振紅, 蘇便苓, 李擁軍, 等.農村高中獨生女與非獨生女個性與心理健康分析[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 2011, 19 (3) :336-338
  [7]詹啟生, 程諾, 李秒, 等.獨生子女與非獨生子女大學生心理健康比較[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 2017, 25 (9) :1414-1418
  [8]張馳, 許英美, 陳斯琪, 等.非獨生大學新生心理健康狀況[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 2015, 23 (7) :1102-1107
  [9]蘇林雁.同胞競爭障礙的診治與預防[J].中國兒童保健雜志, 2017, 25 (3) :221-222+226
  [10]Helfrecht C, Meehan C L.Sibling effects on nutritional status:Intersections of cooperation and competition across development[J].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Biology, 2016, 28 (2) :159-170
  [11]梁友芳, 朱丹, 馮天達, 等.南寧青秀區學齡兒童行為問題及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兒童保健雜志, 2014, 22 (12) :1314-1316+1342
  [12]余學, 戴秀英, 李秋麗, 等.農村回族留守兒童行為問題及影響因素[J].中國公共衛生, 2014, 30 (7) :857-860
  [13]Abubakar A, Vijver F R V D, Suryani A, et al.Perceptions of parenting styles and their associations with mental health and life satisfaction among urban indonesian adolescents[J].Journal of Child&Family Studies, 2014, 24 (9) :1-13
  [14]張曉娟, 蘆珊, 劉松濤, 等.不同年齡段青少年同胞關系的調查[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 2018, 26 (2) :305-308

上一篇:“佛系青年”現象的形成原因與引導策略
下一篇:沒有了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vr赛车彩票